井岡山康輝國際旅行社



重教文化—廬陵的教育和科學文化(第四章)

2020-09-17 來源:中國吉安網 8

第四章 重教崇文——廬陵的教育和科舉文化

(作者:李夢星)

隋唐以后,贛中地區的經濟逐步發展,已達到了和中原地帶相似的水平。北方的戰亂,驅使各階層人士南遷落腳在相對平安、自然條件優越的贛江中游,促進了經濟的繁榮,文化也相應得到了發展。而教育,是文化之源,不僅對文化起著積累、傳遞、凈化、提升的作用,也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廬陵文化的形成和盛衰與教育緊密關聯。廬陵文化在宋、明兩代奇峰突起,這期間也正是廬陵教育發達的時期。人才是教育的產物。以正統儒學為主的教育思想,陶冶了廬陵人忠義堅貞的品質和剛正不屈的性格,奠定了“文章節義”之邦的思想基礎。在以科舉取仕的官僚選拔制度中,重教崇文的廬陵人大出風頭,顯名于官場文壇,影響和帶動了鄉梓重教良俗的形成。

1600328935132099.jpg

攝影/襄樊咩咩羊

  一、魯公播火

廬陵教化之功首推唐代著名忠烈大臣、大書法家、稱作顏魯公的顏真卿。我國書法史上的“柳體”和“顏體”是兩面旗幟,稱之為“顏筋柳骨”,影響十分深遠,至今仍是習書法的范本。于是,人們往往認為顏真卿只是個大書法家。其實他是以忠貞剛烈的品格載于史冊的。字如其人,端莊雄偉,遒勁郁勃,才傳之久遠。他是唐開元時進士,今陜西人,任殿中侍御史,因反對奸人楊國忠的丑惡行徑,被排擠出朝廷任平原太守。安史之亂爆發,朝廷一片混亂,京城危急。他聯絡從兄常山大守顏杲卿起兵抵抗,附近17郡響應,被推為盟主,合兵20萬,使安祿山不敢急攻潼關,牽制了叛軍的力量。他身先士卒,英勇殺敵,使叛軍膽寒。叛亂平息后,他入朝歷官至吏部尚書,封魯郡公,人稱顏魯公。唐德宗時,李希烈叛亂,年逾八十的他前往勸諭,不幸被李希烈縊死。

這位功顯名揚、忠貞不渝的名臣,因不愿依附權貴,從刑部尚書貶為峽州別駕,于永泰元年(765年)改任吉州司馬。廬陵人十分尊敬這位忠臣名儒,學士文人皆以一睹其風采為榮。顏真卿也熱愛這塊山青水秀的土地,青原山、白鷺洲留下了他的足跡。他最令人稱道的業跡,就是在廬陵廣置學舍,傳播文化。顏真卿離開廬陵后往撫州,廬陵人修建顏魯公祠紀念這位文化偉人。周巽在《魯公祠序》中贊他道:“以興起斯文為己任,益廣學舍,聘賢士以淑我吉人,自此廬陵聲名文物卓為江表冠”。廬陵大儒歐陽守道在為該祠寫的記文中感慨地說:“魯公事君有犯無隱,慍于群小,之死不回,此州之君子立朝不如此乎?魯公遠謫,所至安之,流落復歸,終不懲艾;此州之君子去國不如此乎?魯公八十元老,殞于賊手,高風勁節,誰其儷之……以魯公為此,此州俗化,受魯公賜多矣”。顏真卿不依附權貴,正直無私,遭挫折而不屈服的節操和赤膽忠心為國為民的精神,為廬陵人所仰慕,在贛中大地傳播深遠。他所倡導興建的學舍,一直把他的精神與業績當作楷模,代代流傳。廬陵學子們見賢思齊,像顏魯公那樣重德崇文,逐漸釀成了一種良風美俗,正如光緒《吉安府志》所云:到了宋代,“歐陽修一代大儒開宋文章之盛,士相繼起,必以通經學古為高,以救時行道為賢,以犯顏敢諫為忠,家誦詩書,人懷慷慨”。自顏真卿播下興學的種子始,廬陵教育走上興旺之路;而魯公守全大節的忠烈壯舉,影響和催發了廬陵一批又一批忠臣烈士的誕生。

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
全彩18禁裸乳动画无遮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