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岡山康輝國際旅行社



[第七章]人才輩出的廬陵文壇(1)

2020-09-21 來源: 中國吉安網 13

第七章 群星閃耀——人才輩出的廬陵文壇

(作者:李夢星)

素有“文章節義之邦”之稱的廬陵,涌現出一批批彪炳史冊的俊杰。他們不僅保持高潔的操守,注重道德的修養,而且博學多識,文采飛揚;或能詩善文,或研史記志,在文學藝術、史志文獻、典籍文論等領域取得了驕人的成果,在中華民族文化寶庫中寫下了輝煌的篇章,是留給后人一份珍貴的遺產。

一、潮涌峰起

廬陵文化的發展史經歷了漫長的歷史時期,有低潮也有高峰,這與廬陵所處的社會政治環境以及經濟狀況相關。秦漢時期,政治和文化中心在北方,廬陵一帶的開發還才起步,文化明顯落后于中原地帶。到了南北朝和隋唐時期,隨著北民南遷,文化不斷向南滲透,廬陵文化開始萌芽爭春。兩宋是廬陵文化的黃金時期,從北宋初到南宋末近三百年內,英才輩出。元代受政治高壓,沉寂不興。進人明代,廬陵又再聳文化高峰,顯示出勃勃生機。清代之后,逐漸衰落。宋明兩代廬陵文壇人才薈萃,群星閃爍,為世人所注目。

正如廬陵興斯文、廣學舍、揚忠義之功首推唐代節烈名臣、大書法家、任吉州司馬的顏真卿那樣,廬陵文學的首倡者,是唐初任吉州司戶參軍的杜審言。他是河南貢縣人,是杜甫的祖父,精于五言律詩,講究格律的嚴謹,為初唐有些名氣的詩人。他原任洛陽丞,不知何因貶往吉州,可對詩歌的愛好未改。他喜歡結交儒士,崇尚文雅,便與志同道合者在廬陵城內的相山(今吉安城高峰坡一帶)結詩社,煮酒品茗論詩寫詩,參與者甚眾,一時間吉州詩風大興。杜審言在廬陵播下了文學的種子,待時機成熟,便發芽成長。四百多年后的南宋慶元元年(1195年)任丞相的郡人周必大退休歸故里,在相山詩社的舊址建詩人堂,每年的“春花明媚秋月圓”時節,舉行詩會,吉州各路雅士齊聚~堂,其他州縣的文人也慕名前來,很是熱鬧?!霸娙颂蒙峡?,參拜杜參軍”,成為吉州文壇的一大盛舉?!稄]陵詩存》序云:“自杜司戶創詩社而詩學興,自宋建詩人堂而詩學盛?!?/p>

唐代的廬陵人雖然也不乏能文善詩之士,但在全國沒有什么影響,只是在唐末五代時期,才有幾位廬陵籍的人士在文學界有較大的名氣。一個是南唐時的廬陵人劉洞,年少即游學廬山,勤學精思,有時十余日忘掉洗漱,迷于詩作,長于寫五言律詩,甚得賈島遺法,在詩壇上享有盛名。他將詩作獻給后主李煜——就是那個寫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的亡國國君。其中一首叫《石城懷古》,詩云:“石城古渡頭,一望思悠悠,幾許六朝事,不禁江水流?!焙笾骼铎献x了,想起六朝時的風云變幻,眼看南唐國勢不碾,懷古傷今,感慨不已。后主因此詩觸痛了自己的心,就不愿與劉刪再見面了,可見劉洞之詩的感染力多么的強烈。北宋的軍隊圍攻金陵,劉洞被困在城內,寫詩于道旁云:“千里長江皆渡馬,十年舉士得何人?”表達了亡國之恨。據傳,劉洞最有名的一首詩叫《夜坐》,深受人們的贊譽,稱他為“劉夜坐”,可惜沒有留傳下來,只在《全唐詩》中保留著“百骸同草木,萬象人心靈”殘句。二是廬陵吉陽、人夏寶松,和劉洞是同時代人。他負有詩名,有不少追隨者。他最有名的一首詩叫《宿江城》,也沒有傳下來,只在《全唐詩》中留下殘句“雁飛南浦砧初斷,月滿西樓酒半醒”等。宋代的魏慶元在《詩人玉屑》中,把這兩句詩,看成是寫“羈旅”的佳句,望后人學習此詩的寫法,說明夏寶松的詩有一定的影響。因為《宿江城》一詩聞名于世,人們以詩為名,把他稱作“夏江城”。三是唐末廬陵籍的宋齊丘,輔佐吳、南唐君主,仗義執言,反對割地求和被害。他也是享譽一時的詩人,有三首詩收錄于《全唐詩》。唐初廬陵文學已初顯端倪,到了晚唐五代便有成就,為宋代文學的崛起奠基。

進人宋代,廬陵的文學藝術開始走向輝煌,達到鼎盛。文化名人層出不窮,從首開風氣到蔚成大觀,從中興再起到殿后悲歌,廬陵才俊施展才華,縱橫馳騁,像群星閃爍在文壇近三百年,成為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大壯觀。宋代文學的詩歌、詞章、散文三個領域,廬陵人均占有重要的位置。

宋代散文在中國文學史上樹起了一座高峰,令后人嘆為觀止。唐宋散文八大家中,北宋占六家,其中歐陽修是宋六家之首,“三蘇”和江西的王安石、曾鞏都得到他的獎掖和提拔,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主帥,是開一代文學風氣的大師,是當之元愧的一代文壇宗師和領袖。他的散文、詩詞都成為宋代的楷模,影響到整個封建社會中后期。人們贊譽道,歐陽文忠公一出,廬陵文風大盛。

峽江縣羅田西江村(宋屬臨江軍新淦縣)的孔文仲、孔武仲、孔平仲三兄弟,在北宋時蜚聲文壇。他們的政治主張、文學思想與歐陽修基本一致,詩文注重反映現實,與當時享譽天下的蘇軾、蘇轍齊名,號稱“二蘇三孔”。黃庭堅贊云:“二蘇上聯壁,三孔立分鼎”?!叭住敝羞M士后,歷任多處地方官,有政績,都善文詞,詩歌造詣很深,今存《清江三孔集》40卷。文仲的詩構想奇特,詩中有畫。如《早行》云:“客行謂已旦,出視見落月,瘦馬人荒陂,霜花重如雪?!蔽渲俚脑娤胂筘S富,寄托深遠。如《鄂州》詩云:“綠柳陰陰蔽武昌,汀洲如畫引帆墻。一江見底自秋色,千里無風正夕陽。暫別勝游渾老大,追思前事只凄涼。賢豪況有遺蹤在,欲買溪山作漫郎?!逼街俚奈膶W成就最高,風格接近蘇軾。如《霽夜》詩云:“明朝準擬南軒望,洗出廬山萬丈青?!睔庀箝煷?,用詞精警?!都膬取吩娫疲骸霸囌f途中景,方知別后心;行人日暮少,風雪亂山深?!笔銓懥藙e后途中對妻子的思念之情?!叭住睘楣偾辶?,為學精深,“天下共稱其文”(楊慎《升庵詩話》)。

遂川縣雩田城溪嶺上村的郭知章,歷任北宋朝廷重臣和地方官,經歷了王安石變法和司馬光執政的變革時期,剛直不阿,屢遭貶謫。他的詩文清奇雋逸,在所任職的州縣,上至縉紳,下至一般文士,都很欣賞他的詩文,甚至有為求詩文和墨寶者,不遠千里而來。他與江西詩派首領黃庭堅時有唱和,黃稱他“詩篇清奇,文語溫雅?!惫掠形募惺?,惜乎大都失散,只有地方志譜保留了一部分。如《望遠閣》二首之一云:“憑亭四顧浩無旁,灑落閑中氣味長,潭閣夜蟾浮玉檻,灘高秋浪瀉銀塘。云根氣人簾櫳洞,天未風生硯席涼。極目應天九萬里,好看鵬翼快翱翔?!痹娋淝迤?、凝煉,意境深遠。

南宋是廬陵文學的全盛時期。初有胡銓奏章《戊午上高宗封事》,請斬賣國賊秦檜之頭謝天下,震動朝野,流行天下,傳頌千古。連金人也花千金購之,閱后君臣失色。接著有在朝廷歷任幾朝丞相的周必大詩文備受世人推崇,著有《省齋文稿》、《平園集》等80余種200卷,文筆“雄渾博雅”,盡顯宰相風度。他寫的詩歌充滿愛國激情,語精意長。如望北伐雪恥詩云:“收取關河報明主,云臺煙閣佇奇勛?!薄奥劦老聞谑ブ?,有時夜舞憶神州?!辟浗o同鄉先輩胡銓的詩云:“赤縣尚多淪異域,潢池猶自擾齊人。公如不為蒼生起,風俗何由使再淳?!狈Q作南宋“中興四大詩人”之一的楊萬里,創造出新鮮活潑的“誠齋休”,成為南宋詩風轉變的樞紐,影響數代。豪放派詩人辛棄疾的傳承者泰和人劉過,所寫的詞或抒恢復失地、建功立業的豪情,或敘報國無門、壯志難酬的怨憤,或借景抒懷,表現對國事的憂慮,詞風恣肆粗獷,格調昂揚,氣勢雄健,譽為辛派詞人的正宗傳人。南宋末年,“狀元宰相”文天祥目睹山河破碎和歷經身世的坎坷,寫下了大量感人肺腑的悲壯詩篇,成為宋代最后一個杰出的文學家。追隨文天祥的勇士鄧光薦,也與文天祥唱和,寫了不少悲壯的詩文。宋末元初的吉安縣人劉辰翁,也是辛派詞人的大將之一,創作的許多抒國破家亡哀情的詞作,留下了凄婉的悲歌。南宋時期,廬陵還有幾位著名的學者,在我國文學史上占有一席之地。一是吉水人曾敏行,不求仕進,專心治學,博覽群書,上自朝廷典章,下至稗官雜記、里談巷記,無不記覽。周必大稱他“有博古通今之學”、“知幾應變之才”(《獨醒雜志跋》)。他目睹了北宋衰敗和南宋偷安的政治腐敗,經歷了動亂和苦難,便隱居不仕,在玉笥山著書自樂,住所自號“獨醒齋”。他寫成筆記小說《獨醒雜志》十卷,記載風土人情、山水名勝、歷史遺跡以及士大夫階層的各種人物情態,還涉及到宋朝各階層人物的遺聞逸事,并第一次把農民起義領袖方臘的事跡寫入史書。楊萬里在《曾達臣挽詞》中稱他:“議論千千古,胸懷一一奇。非關時棄我,不肯我干時。老鶴云問意,長松雪外姿。平生獨知命,冷眼看人癡?!绷硪晃皇羌P谷的羅大經,仕途不太得意,但他樂于田園生活。他廣學博才,專心進行筆記體小品創作,寫成《鶴林玉露》18卷,有較高的史料和文學價值。還有一個是廬陵縣的羅燁,喜歡寫傳奇故事,著有話本小說集《醉翁談錄》等,對后世有較大的影響。上述簡介的是在我國文學史上占有一定位置的廬陵名士,宋代還有許許多多的廬陵儒士文人,著書立說,享有文名?!度卧~》作者江西籍174人,占總數的12.4%,居全國第二,其中廬陵籍50人,居全省第一。雖僅指詞作,也可見廬陵文學之盛。

我國元代雜劇、明代小說、戲劇成就輝煌,可在廬陵卻無名家大作。明代散文、詩歌已遠不如唐宋,廬陵也是如此。明初流行的臺閣體詩文,泰和楊士奇久居內閣并任了較長時間的首輔,是臺閣體的代表者之一。但此文體內容陳腐,形式雅麗,多為粉飾現實、歌功頌德之作,平庸乏味,雖壟斷文壇近百年,可無精品傳世。廬陵在明代涌現了許多理學名士,尤其是一大批陽明心學的儒士,可多為撰寫理論文章,偶爾也會寫些詩歌散文,但在全國文壇上影響不大。明代中后期幾位著名的忠義大臣,如泰和的郭子章、吉水的鄒元標、劉同升等,寫了一些憂國憂民的詩文,在當時很受推崇,但沒有宋代廬陵籍人士的名氣那么大。值得一提的是廬陵籍名士李楨(1376—1451年),字昌棋,很喜歡寫筆記體小說,用不到一年的時間,寫成《剪燈余話》20篇。這部作品有濃厚的生活氣息和積極的社會意義,包含群儒談經、農民起義、官宦暴虐、狐鬼志怪等內容,奇特生動。作品問世后,轟動一時,人們紛紛競求抄錄,“索者踵至?!逼渲袑懞淼摹逗哪飩鳌?、《江廟泥神記》等篇,開《聊齋志異》的先河。另如《芙蓉記》、《秋千會記》等,被明末凌蒙初改寫后收入他的擬話本小說集《初刻拍案驚奇》之中。李昌棋還是當時著名的詩人,著有詩集《運璧漫稿》7卷,詩作“色新意古,諸體并工,在永樂詩家中,獨樹一格”(《明詩記》)。在明代,廬陵文士突出的貢獻是參與了典籍史書方志的編纂,充分顯示了廬陵文人的才識。

清朝,廬陵人在文學上明顯落伍,雖仍有飽學之士,可多為求功名而攻圣賢之書,沒多少文學成果,而安福才女劉淑英卻享有詩名。她的父親劉鐸為明末朝廷官員,反對閹黨魏忠賢而遭迫害致死。父親剛正不阿的品格深深影響了劉淑英。清兵人關后,江西逐步淪陷。劉淑英回鄉招募義軍抗清轉戰贛湘,出生人死,敗后隱居佛門。她寫了大量愛國憂民的詩歌,現存900多首,是清初廬陵文學創作的代表。她的詩雄渾悲壯,沉郁遒勁,有豪放派的遺風。如《禾川題壁》詩云:“銷磨鐵膽甘吞劍,扶卻雙瞳欲掛門。為棄此身全節義,何妨碎剮裂芳魂!”表現了報國無門的怨憤之情。如《感遇》詩云:“折骨為刀剪佞頭,漆身狂作楚中囚。乾坤疥癩無能療,三放歸來死亦羞?!笔惆l了理想破滅的痛苦。又如《偶成八首》之二:“夢里勤王醒后思,依然戰馬共爭馳。征鞍亂灑將軍血,真幻誰從辨一時?!睂S浄辞逯臼康摹督耸隆芬粫貫樗ⅰ杜憘鳌?,贊揚她的詩“志寄劍鋒,詩成風骨”,“一時文士,無出其右”。劉淑英的詩繼承了廬陵先賢愛國主義的傳統,顯示出一股豪氣、正氣,詩風雄邁,格調高雅,這正是廬陵文學的主流和精髓。

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 認證圖標
全彩18禁裸乳动画无遮挡